绑定口袋巴士账号,从此一号登录以下游戏媒体:

开始升级>>
首页 > 产业资讯 > 正文

灵游坊投诉下架了Steam版雨血前传:蜃楼 背后有故事

2017-09-01 14:58 | 来源:口袋巴士

 

  昨天,灵游坊投诉下架了 Steam 平台上,他们成立后研发的第一款游戏《雨血前传:蜃楼》。

  《雨血前传:蜃楼》的国内版本发售于2012 年 11 月 14 日,Steam 版上架稍晚。这个由海外发行商代理的版本最早推出时只有英文版,当时发行方的解释是——“中国境内发行商已经买断了中文版”,因此没在 Steam 加入中文。而当国内版本逐渐完善的时候,Steam 版却停止了后续更新。

  停更的说法很多,但真正让人关注到这背后的原因还是今年年初。17年3月24日,SteamCN论坛用户 Jackhance 发布帖子“一封迟来的邮件——谈一谈《雨血前传》和 Origo Games”。他在帖子里公布了一些截图,讲述了自己几年前和“ O社”(雨血、影之刃 Steam 发行商)就“没有中文”进行的交流。

SteamCN 帖子中的《蜃楼》停更原因

  聊天记录中公开了一些信息,O社老板 Adam 向玩家解释了为什么雨血前传没能研发中文版的——他将原因归结于“中国开发者的不负责任”。虽然没有直接说,但你能从回复里明确地读出这层意思:开发商 S-Game 对 O 社的后续计划没有任何兴趣,并在卖掉公司后不再对产品提供支持(这部分很难理解,Adam 似乎认为《雨血》和《影之刃》的开发者并不是一群人,S-Game和灵游坊也不是同一家公司),直接导致了 Adam 对《雨血前传:蜃楼》的前期投入付诸东流。

  Adam 向 Jackhance 透露他们在这款游戏身上投资超过20万美元,准备了14个语言版本,但没有得到开发商灵游坊的回应,同时明确地告知玩家,将未完成的《雨血前传:蜃楼》放在Steam上卖是灵游坊的决定。

  帖子发布前,《雨血前传:蜃楼》 Steam 已经长期停止更新。作为一款中国人开发、没有中文版的独立游戏,蜃楼的 Steam版本上线以来就差评不断。消息曝出后,雨血和它背后的开发者灵游坊再次应验了玩家心中“中国游戏开发者只顾赚钱,不再关心后续开发”的刻板印象,成为口诛笔伐的目标。

  就在昨天凌晨,O社发行版本《雨血前传:蜃楼》下架后,灵游坊创始人梁其伟的文章提供了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8月 29 日凌晨四点,梁其伟在知乎发布的文章《我们把自己的游戏从Steam申诉下架了,并想讲一个小故事》里提到了一些和三月份 Steamcn 贴子相关的关键内容。这篇文章以灵游坊的视角讲述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关于为什么没有中文版,为什么迟迟没有提供更新补丁,为什么没有同步更新——这些从上线开始就积累下的问题,是灵游坊决定直接向 Valve 投诉要求下架O社版本的原因。

  他在文章中分享了关于Steam版发行商O社的故事:“上线之后,这间公司为《蜃楼》所做的宣传寥寥无几,总共可以搜到的文章不超过10处,而且都在一些小网站的边角位置”,“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原来O社这个公司总共只有三,四个人。他们根本无力为我们进行正常的维护和推广宣传工作,更不用说进一步进行其他平台的移植”,“再后来,他们似乎消失了,留下了一个孤零零,无人看管,维护的《蜃楼》挂在Steam上”。

  O社似乎也没有完全消失,“有时候,我们看到他们突然冒了出来,把价钱降了,一会儿又冒了出来,把游戏进了圣诞包,甚至还冒了出来,对玩家喷了我们几句。”除了梁其伟提到的“偶尔跳出来喷我们几句”,O 社似乎没做什么——他们甚至“忘了”支付灵游坊的销售分成。

知乎文章截图

  梁其伟形容这种感受是“铁栅栏外的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栅栏里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陌生人在空中抛来抛去,孩子的哭声响彻天际,父母只能在墙外干着急。”

领英创始人履历中的 O 社

  如果你在搜索引擎搜索 O 社相关信息与创始人 Adam ,会发现这家公司虽然仍然存在,但自 2014 年代理发行独立游戏《So Many Me》以来,已经没有表明公司仍在运转的任何动作。而 O 社创始人 Adam 的领英资料页表明他正在日本,已经是一家运营“机密事务”公司的创始人。

  灵游坊的投诉得到了 Steam 官方的支持。现在你去 Steam 搜索 Rainblood,已经没有了雨血上一个版本的相关信息,但《雨血前传:蜃楼》不会就此消失。梁其伟表示“我们准备将版本进行重新升级整理,增加简中,繁中,英,日语支持,修复原有steam成就bug,修复部分视频导致低配机器闪退的问题,同时评估增加部分网络功能的可能性,完成后将由我们自己直接再次上架。另外,我们已经与唯晶科技达成合作,会将《雨血前传:蜃楼》带到Nintendo Switch平台,具体的时间节点和进度可关注我们的信息。”

  梁其伟回顾失败教训的时候,提到了一个今天可能不太会被关注的细节。2017年很少有人会觉得“登上海外平台”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仅仅五年前,各大发行商尚未进入中国,,Steam 尚且没有手机支付,单机游戏市场混沌不明时,中国厂商还在为“怎么和索尼微软、海外发行方建立联系”而绞尽脑汁,偶尔有一点点微笑进展就欢呼雀跃。这也成了灵游坊授权 O 社海外发行的原因——后者承诺会把游戏搬上主机平台,虽然事与愿违。

  现在故事有了两个版本——一个是中国厂商不作为,与海外厂商疏于沟通,导致游戏最终海外发行失败的故事。另一个是开发者满怀热情地把游戏交给了境外皮包公司代理,然而游戏海外推进乏力,代理公司跑路,只能求助 Valve 官方下架的故事。

分享到: